哈市启动优秀志愿者和优秀志愿服务项目评选工作

原标题:哈市启动优秀志愿者和优秀志愿服务项目评选工作

记者从市文明办了解到,为进一步做好志愿者的激励回馈工作,促进学雷锋志愿服务工作制度化、常态化,市文明办日前启动年度优秀志愿者和优秀志愿服务项目评选工作。

据悉,今年的评选工作更加注重群众的参与性,将由过去单一的组织推荐,转变为市民和区、县(市)志愿服务组织共同推荐的方式进行,广大市民可将身边可亲、可爱、可敬的优秀志愿者或长期扎根在社区的志愿服务项目推荐至哈尔滨市文明办工作邮箱(hrbzyz@126.com),推荐标准和评选流程详见哈尔滨文明网。

指责中国“干涉内政”? 美国犯了两个逻辑错误

作者 | 齐皓

▲资料图:美国副总统彭斯。(图源:新华网)

近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美国哈德逊研究所的演讲中指责中国“干涉”美国内政,通过各种经济、政治和宣传手段“唆使”美国国内的利益群体反对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政策,进而影响美国2018年中期选举。“中国想要换一个美国总统”,彭斯再次引述特朗普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发言。彭斯和特朗普的观点共同包含了两点,一是中国想要影响美国中期选举,二是中国想要换一个美国总统。无论彭斯的两点结论是否有充分的证据基础,有两个逻辑问题无疑严重削弱了他的观点,也是特朗普政府在接下来的对外或对华政策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首先,什么样的行为可以称之为干涉内政?换句话说,中国的行为与其它同美国陷入贸易争端的国家有什么明显区别?中国当然不满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政策,或者说中国希望美国总统可以采取更加理性的对华政策,并且借助各种方法向外界,包括美国的利益群体和民众传递贸易战可能带来哪些负面效果。如果将这些行为视为干涉内政,那么干涉美国内政的国家真是不可胜数,华盛顿很多代表其它国家利益的游说活动就是影响或干涉美国内政的最有效机制,其中不乏美国的亲密盟国和伙伴。有些国家对美国内政的影响已经不仅限于影响美国的利益群体,而是直接决定选民的投票方向。

彭斯指责中国通过美国媒体影响选民观点,但在“媒体自由”的美国,中国为什么不能通过合法的途径表达自己的观点?即使这些观点会影响到选民的判断。在贸易战中,行胜于言。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不是个案,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同其西方盟国也陷入了激烈的贸易争端,相信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对特朗普反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政策同样不满,都对美国商品施加了报复性关税,必然影响美国特定产业群体,这是否也应该被视为干涉美国的内政。如果是这样,特朗普政府更应反思为什么有这么多国家都在试图“干涉”美国内政。

其次,彭斯和特朗普指责中国“干涉”美国内政是否意味着干涉内政是错误的、破坏国家间关系的做法?既如此,特朗普从当选后就已开始干涉台湾问题这个被中国视为“核心利益”的内政,从接听蔡英文电话,到调整售台武器模式并增强与台湾的军事合作,再到彭斯讲话中力挺台湾的政治制度并批评中国压制台湾地区,美国都在用最直接的方式干涉中国内政。此外,在新疆、西藏、人权和香港政治稳定等问题上,美国作为最大的外部因素从未缺席。如果用合理的逻辑解释美国的双重标准,只能说美国的内政是内政,不容干涉,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国家的事务可以称之为内政。这可以解释美国从未曾宣称不会干涉别国内政。

无论特朗普和彭斯对于自由贸易和经济全球化如何不满,他们都需要理解,作为战后世界体系的领导者,美国的外交和内政早已融为一体,没有可能切断它们之间的联系。特朗普依靠国内政治的变化当上总统,他同样需要承担其外交战略对内政的影响。他可以抱怨中国,抱怨其盟国,抱怨其它任何国家,但如果他想继续执政,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实现实力与目标的平衡。美国是否能够承受颠覆其所建立并维持七十年的国际体系所带来的后果,他为稳固选举基本盘而采取的“疯狂”政策能否够帮他获得持续的、足够的国内支持,这不是指责别国“干涉”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齐皓,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海外网专栏作者)

 

54年前中国首枚原子弹爆炸:科研须不重金钱甘于寂寞

原标题:用“两弹一星”精神,能不能治好当下中国社会的浮躁?

当下的中国社会充满了浮躁,年轻人身上缺少了严谨、认真和执着,常常是哪里工作环境好、给钱多就去哪里,频繁跳槽、好高骛远。不少所谓的创新也是或者靠“模仿”去挣快钱。

54年前的今天,罗布泊一声巨响,伴随着一团蘑菇云升起,中国第一枚原子弹爆炸成功。研制原子弹被认为是当时世界上最难最复杂的工程,只有美苏英法掌握,也是它们最高的国家机密。但在各种严密封锁之下,中国科研人员凭借自己的知识水平、技术积累和不懈努力,完成了这项“不可能的任务”。

对比现在,当时的新中国可以说在经济上是一穷二白,科研技术能力积累也处于刚起步阶段,而相关的重要研究设备更是无从谈起。就是在这种状态下,中国一群甘于奉献的中青年科学工作者投身戈壁滩,用不懈努力的“两弹一星”精神,造就了后来一个又一个奇迹。笔者认为,时隔50多年,看看今天我们面临的外部环境,中国科学工作者仍有必要坚持“两弹一星”精神。我的父亲朱光亚是“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父亲于我的言传身教,一点一滴地融入生活习惯中,成为人生准则和坚持信条。这让我也更深切地体会到“两弹一星”精神的内涵。

资料图:朱光亚资料图:朱光亚

首先,让一个集体爆发最大的力量。奥本海默有美国“原子弹之父”之称,库尔恰托夫是苏联的“原子弹之父”。那么,谁是中国的“原子弹之父”?2011年父亲去世时,俄罗斯媒体曾将他称为“中国原子弹之父”。但我清晰地记得很多年前就此问过父亲,他的回答是,我们从来不搞这一套。我个人理解,完成中国原子弹研制的是一个集体,而它的技术攻关领导层也是一个集体。李政道先生曾撰文写道,这支科学家团队之所以“了不起”,既是因为其中包含了许多杰出的科学家,更重要的是这个团队整体效率很高、整体创造力发挥得特别好,毫不逊色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甚至更好。

其次,不看重金钱,甘于寂寞。上世纪60年代初,这批才华横溢的科学家从人们的视野中集体“失踪”了,一“失踪”就是十几年。当然,这里所说的“失踪”是指他们在各种学术交流的舞台上消失了。在生活中,他们并没有“失踪”,在我们所居住的大院里,我经常会看到他们的身影,上班、下班、排队买菜。包括父亲在内的很多人,都是年纪轻轻从美国学成归来,放弃大洋彼岸的优越物质条件和科研条件,一心投入到新中国的建设中。直到后来,他们也很少自称“院士”,父亲认为院士不是职务,不是职称,不宜作为称谓。

第三,做事时刻讲求严谨、认真。我印象中最为深刻的是父亲做事的严谨和认真,无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都是如此。这也是一种科学精神,在科学研究中要对出现的所有问题都追根刨底,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不严谨会把误差带进来,会出现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结果。

第四,挑战越大,动力越大。与50多年前相比,现在的中国无论经济发展还是科技水平都有了跨越式发展。相类似的背景是,在航天、核工业等领域发展中,总有一些外界势力对中国实施“封锁”。在原子弹、氢弹研发时,这种封锁是相对更彻底的,中国研究人员拿不到任何资料。但是,他们面对巨大的挑战,心里憋着一口气。他们把挑战变成了动力,可以说“两弹一星”完全是“逼出来”的自主研发。

第五,持之以恒 ,专心做一件事。一个伟大的人并不是生来伟大的,而是在日积月累中一点点地成就。很多人都认为自己具备优异的能力,实际上能够从始到终坚持做一件事是很难的。我父亲说他这一辈子主要做的就一件事—搞中国的核武器。他每天都在琢磨这件事,不被别人意见干扰,坚持自己的观点,研究之路就是打开一把把拦路锁,直到最终大门敞开为止。持之以恒,从不放弃,那将是一生的事业。

今天我们的确面临个别国家在核心技术上的“卡脖子”,但是在全球化和互联互通的时代,那些新发现的基本自然规律和原理必然会公开发表,这是全人类共享的财富。能被封锁的只是有国界的“发明”和根据发明创造的产品,从这个性质来看,封锁对中国自身发展的影响只是暂时性的,我们应坚定信念。此外,我们的体制优势是“集中力量办大事”,这在“两弹一星”方面多次被证明是获得成功的关键。

但是,当下的中国社会充满了浮躁,年轻人身上缺少了严谨、认真和执着,常常是哪里工作环境好、给钱多就去哪里,频繁跳槽、好高骛远。不少所谓的创新也是或者靠“模仿”去挣快钱。因此,今天我们更应该看到“两弹一星”精神的稀缺性,让这种精神继续带给我们不畏挑战的强大动力。

(本文作者朱明远,系北京科银京成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标题:用“两弹一星”精神疗治社会浮躁。本文由郭媛丹采访整理)

时隔26天 我国再次"一箭双星"成功发射两颗北斗卫星

(现场视频:刘常连、刘文勇)

▲搭载第三十九、四十颗北斗导航卫星的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点火发射。(梁珂岩 摄)

2018年10月15日12时23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及远征一号上面级),以“一箭双星”方式成功发射第三十九、四十颗北斗导航卫星。这两颗卫星属于中圆地球轨道卫星,是我国北斗三号系统第十五、十六颗组网卫星。

▲搭载第三十九、四十颗北斗导航卫星的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点火发射。(梁珂岩 摄)

卫星经过3个多小时的飞行后顺利进入预定轨道,后续将进行测试与试验评估,并与此前发射的十四颗北斗三号导航卫星进行组网,适时提供服务。

▲搭载第三十九、四十颗北斗导航卫星的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腾空而起。(梁珂岩 摄)

今年7月以来,北斗三号系统进入高密度组网发射任务期,以每月一次两星的速度加速实施组网,4个月间成功将8颗北斗三号导航卫星送入预定轨道。根据计划,后续还将发射两颗中圆地球轨道卫星和一颗地球同步轨道卫星,于年底前建成基本系统,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服务。

▲搭载第三十九、四十颗北斗导航卫星的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腾空而起。(梁珂岩 摄)

此次发射的北斗导航卫星和配套运载火箭(及远征一号上面级)分别由中国科学院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抓总研制。这是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的第287次飞行。


▲搭载第三十九、四十颗北斗导航卫星的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直指苍穹。(史悦 摄)

北斗三号组网卫星发射历程

1北斗三号第一、二颗组网卫星

2017年11月5日19时45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以“一箭双星”方式成功发射第二十四、二十五颗北斗导航卫星。这两颗卫星属于中圆地球轨道卫星,是我国北斗三号第一、二颗组网卫星,开启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全球组网的新时代。(王玉磊 摄)

2北斗三号第三、四颗组网卫星

2018年1月12日7时18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以“一箭双星”方式成功发射第二十六、二十七颗北斗导航卫星。这两颗卫星属于中圆地球轨道卫星,是我国北斗三号工程第三、四颗组网卫星。(梁珂岩 摄)

3北斗三号第五、六颗组网卫星

2018年2月12日13时03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以“一箭双星”方式成功发射第二十八、二十九颗北斗导航卫星。这两颗卫星属于中圆地球轨道卫星,是我国北斗三号工程第五、六颗组网卫星。(李志勇 摄)

4北斗三号第七、八颗组网卫星

2018年3月30日01时56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以“一箭双星”方式成功发射第三十、三十一颗北斗导航卫星。这两颗卫星属于中圆地球轨道卫星,是我国北斗三号第七、八颗组网卫星。(梁珂岩 摄)

5北斗三号第九、十颗组网卫星

2018年7月29日9时48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以“一箭双星”方式成功发射第三十三、三十四颗北斗导航卫星。这两颗卫星属于中圆地球轨道卫星,是我国北斗三号系统第九、十颗组网卫星。(吕炳宏 摄)

6北斗三号第十一、十二颗组网卫星

2018年8月25日7时52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以“一箭双星”方式成功发射第三十五、三十六颗北斗导航卫星,两颗卫星属于中圆地球轨道卫星,也是我国北斗三号全球系统第十一、十二颗组网卫星。(梁珂岩 摄)

7北斗三号第十三、十四颗组网卫星

2018年9月19日22时07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及远征一号上面级),以“一箭双星”方式成功发射第三十七、三十八颗北斗导航卫星。这两颗卫星属于中圆地球轨道卫星,是我国北斗三号系统第十三、十四颗组网卫星。(梁珂岩 摄)

<友情连结> 大发平台 乐天堂体育投注官网 濠庄娱乐平台 Dr. House Italia - News Hugh Laurie — Wikipédia